全年固定无错的公式

第1696章 月狼

发布日期:2020-05-21 17:43   来源:未知   阅读:

  小樽还在下雪,他们泡的又是露天温泉,雪花落在肩膀和手臂上面,肌肤一半体验着大自然的冰凉,一半体验着大自然的灼热,从两人放松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们都非常的享受。

  帝君虹将毛巾盖在脸上,双手搭在温泉池旁边赞叹道“过惯了太紧绷的生活,猛然的这样一下子放松,突然感觉到这个世界对于我温柔的馈赠,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急急忙忙脚步匆匆,一度让我觉得十分的昏暗无光,老寇,你说,如果有一天我得抑郁症了怎么办?”

  抑郁症吗?寇枭往身上浇水不忍心拆穿他“大主君,得了吧,就你这见惯大风大浪,心态能够随便调节的人,会有那种病吗?抑郁症得绕着你走吧。”

  大主君笑,顺势从温泉池里面抽身,坐在池子边缘抖了抖雪茄上面的雪花,吸了一口说道“老寇,我压力大呀,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虽然跟他冰释前嫌,但是你知道心理隔阂这个问题,尽管双方之间都很想要装作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但是隔阂依然在,处理的好,这东西就是一层永远戳不穿的薄膜,或许很多年都能够保持完好无损,但是处理不好,就是日后,随时随地翻脸的伏笔。”

  大主君又将雪茄接过来抽了一口望向漫天雪花“夜麟,这次回来明显能够感觉到松懈了很多了,没有以前跟我一起拼天下的那股劲儿了。”

  思索了一下的寇枭先是劝大主君不要想多了,接着替唐夜麟解释道“少年热血这个东西,一直都有一个保质期的,二十岁男人的拳头是英勇与无畏,但是四十岁男人的拳头则是犹豫和负担,出拳的信念不同,打出去的力量,自然就大打折扣。”

  你这么认为吗?帝君虹看了寇枭一眼,还是摇摇头“我总隐隐约约觉得,火狐狸,已经有了一些归隐的意味,他17岁的时候就能够将很多王国戏耍于股掌之间了,以前就是我如虎添翼般的存在,但是这次回归,味道变了,有点不太用心。”

  如果是公事的时候寇枭说话不会这样朋友间的随意,但是今天既然帝君虹提到这个话题,他也是再次替唐夜麟解释“君虹,火狐狸向来是潇洒不羁的一个人,他不喜欢别人改变他,也不喜欢为别人改变,说白了,不是很执着的人,比较随心随性,怎么说呢?”

  寇枭双手舞动画了一个正方形说道“你不能够用你的框架去固定他,你掌权时间久了,总是喜欢别人说你喜欢听的话,活成你想要看到的样子,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常说权欲熏心,时间久了,多少会有点,全天下的人,都要按照我的想法一步步来的错觉,所以说我其实觉得并不是火狐狸变了,而是你与他之间的隔阂,让你不再用当初的眼光和心态去对待他了。”

  “每个人都有放松的时候,如果时时刻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戒和自觉,那么那样的人得可怕到什么程度?至少不会像你跟我,来这儿放松,哈哈哈。”,寇枭暗自庆幸老大没发火。

  但是,寇枭的话的确提醒了帝君虹,有些时候有些警钟,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敲一敲的,因为寇枭懂帝君虹,他也有疲倦、迷茫、想不通的时候。

  可是既然提到火狐狸,寇枭还是好奇的问道“君虹,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归隐,你放吗?”

  “干!”,帝君虹直接口吐芬芳的说道“那种事情做多了,别人还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如果他有一天真的想要归隐,我放吗?你觉得呢?”

  梦里,阳光透过“吝啬”的栅栏从外面投射照耀进来,但是监牢里面的人都非常的嫌弃和厌恶,人就是这样,一旦习惯某样东西,比如阴冷的黑暗,就会去讨厌任何有温度的东西,他在牢房里面爬着,身边还有人逗他“小孩儿,抽口烟不?”

  他在阳光下面牙牙学语的爬行着,然后墙壁上面的影子从婴儿变成了少年,他大踏步的走出去,天空中跟随着一只白色的神雕,身边的风景都在不断的变幻着,他站在蓝焰城的某栋大厦上面疯狂的大笑着“蓝焰城,从今天开始,我来接手了。”

  他笑着笑着便哽咽了,在那个喝着露水的早上,他拖着一条臭烘烘的烂腿在密林里面穿梭着,身后有卡车在追踪他,卡车上面的人喊着他听不懂的话,疯狂的拿枪“突突突”的到处扫射,他躲过一劫,他记得那天他睡在一个树洞里面,夜晚下了一场暴雨,树洞被淹了,他又拖着一条烂腿,一个人走在暴雨中。

  他很想要像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面一样对着暴雨豪迈的怒吼,大喊着自由的可贵,可是走着走着他眼前越来越模糊。

  他哭的很厉害,一抽一抽的,不哭自己为什么没有父母疼没有家可以回,不哭自己为什么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身边举目无亲,不哭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苟延残喘着,不哭为什么今天的风这么猛、雨这么狂。

  “轰轰轰…”三辆车行驶的非常迅速,只留下在风中卷动的尘烟,头车上面的貘羽喊了句“别淹了。”突然睁开眼睛,身边开车的市长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迷茫和恐慌,然后淡定的说了句“做噩梦了?喝点水呗?”

  说完打开车窗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中间车的暴君和尾车的法鲨全部都纷纷的拿对讲机回应。

  貘羽打开车窗朝着外面看去,辽阔的大漠,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心灵和精神都迷失的感觉,天空中既没有闪耀的繁星,远方也没有游牧民在围着篝火跳舞唱歌,一片死寂,只有如刀子一样的风刮在脸上,给人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点燃一根香烟的貘羽将始终看着窗外,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跟这里有任何的关系,远方的山峰无非就是山峰,流过的云朵无非就是自然景色,但是自从大漠的那些匪徒们找到自己的时候,这里所有的一切,好像都跟自己有关系。

  市长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沉默寡言的貘羽,但是为什么说市长是天劫里面最让人喜欢的人,因为他情商高,真正的高情商,不是你眼力劲儿有多快、做事多么妥善周全,而是让身边的人觉得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很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沿途的风景有多么的好看,通常百分之60取决于你的心情还有剩下的40取决于耳机里面播放的歌曲。

  民谣里面的诗和远方还有那些姑娘,听多了也就是隔靴搔痒,也没有人会给你支付一张去远方的车票,更没有愿意掐掉你指间烟蒂的姑娘。

  市长的韩语很好,跟随着节奏不断的唱出来,身边的貘羽用点头和不断对视的眼神回应着他,突然之间貘羽喊了一声小心,车辆随着音乐一起戛然而止,如果再晚几秒钟的话,就要撞上前方高达三四米、将公路彻底看住的土堆了。

  身后的两辆车几乎是同时停了下来,暴君下车,揉着被方向盘撞疼的胸膛喊道“市长,搞鸡毛呢?我草,这土堆是什么玩意儿?哈哈哈…”,暴君低下头从烟盒里面咬着一根香烟说道“我们不是碰到拦路抢劫了的吧?我的天,我好害怕,这种事情出现在我们身上。”

  君麒麟站在车顶上面摘掉眼罩,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四周,寂静无比,只剩下一道道的风声,接着打着哈欠说道“什么情况?这不会是普通的塌方吧?”

  市长下车,悠闲的看了看四周后,右眼的瞳孔陡然的变成墨绿色,随后魔力猫从他的身体中穿梭出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感知,便抬起头,发出凌厉的叫声看向旁边的山丘上面,与此同时,本来寂静无比的四面八方,响起一阵阵特殊口哨的声音。

  市长闭上眼睛仔细的听口哨,然后像是翻译着说道“截胡了…兄弟们都出来了……三辆车呢而且档次不低…看来今天晚上又能够吃肉了。”

  口哨是一种“隐秘交流”的信息,当然常年混迹在这种圈子的市长能够听懂,他说完就睁开眼睛笑了起来,说完将暴君嘴巴里面的香烟扯过来丢在叼在自己的嘴巴里面,然后对着暴君努努嘴示意他看上头。

  暴君刚刚一抬起头,果不其然,“狼哨”声过后,山丘上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一排排的身影,骑骆驼的、骑狼的、骑摩托的、开越野车的、一大群人,随着几辆越野车从山丘上面冲锋了下来,其他人都骑乘着各式各样的工具,呐喊着“哟吼…哟吼”的声音纷纷的跟随在越野车周边下山,他们的动作很熟练,合作很默契,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将貘羽的车队包围了起来。

  衣服都是大漠风格,四十多个人,有男有女,刚刚包围,骑着摩托车上面的人就将身后的“弯刀”抽取出来,不断的在摩托车上面拍打,这是一种虚张声势的叫阵,目的就是给对方心理压力,表达自己是杀人不见血的人,识相的一般都是点头哈腰。

  那女人用看傻瓜的眼神看了暴君一眼,然后身边的一个独眼龙下了车“我的女人,你问冷不冷,你算什么啊?你是谁呀?”,说完用力的推搡了暴君一下,看着暴君装腔作势要打人,他连忙故作被吓得不断的后退“哎哟哎哟,好凶啊,有脾气啊,我好怕怕哦。”

  傻大个?暴君看了看四周,是在说我喽?一声“我草…”就要动手,旁边的市长咳嗽了一声,然后和颜悦色的看着周围的人说道“怎么算?规矩讲清楚点。”

  话没说完,一个人直接拿着枪在暴君前方的地面开了一枪,暴君瞪大眼睛意思是“你敢开枪?”,那人却梗着脖子喊道“天劫算P啊,到我们的地盘,该怎么做就是我们说了算,是听不懂呗?看看这是啥?”

  本来毫无兴趣的貘羽突然睁开了眼睛,他下车,示意暴君不要动手,然后问道“你是月狼的人?大漠贼王这个名号,你知道吗?”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小说天门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画地为牢(哈利波特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地为牢(哈利波特大)并收藏天门帝国最新章节。

Power by DedeCms